旧文搬移:写于2009年10月16日,星期五
 
 
我从来都不喜欢看励志书。我一直相信,自我上进和成长靠的不是那些虚无又遥远的哲理,而是用一颗豁达的心,客观的以不同角度看待周遭的事物。
我比较喜欢看人物专访。可以是任何一个领域、甲乙丙丁的陌生人的访问,不一定非得是名人的采访才值得看。这些真实、平易近人的故事,让我真正体会,人生不是完美的,但正面的思维和生活的态度是可以改变一切。

【对比人生】是近来我在看的书。出书人,是谢丽萍,Amber Chia。
会开始留意她,是比她成为大马首席名模前更早的事。
她是各大杂志都喜欢采访的对象。从她还只是本地模特发展到跨越国际,每一次读着她的最新专访,都让我觉得,无论她的事业飞得多远,她还是当初那个做任何事情都专注敬业、诚恳待人的谢丽萍。

其实,我也听过不少议论她的八卦绯闻。只是,我觉得那些都是无需公告天下的私事,不应该被放大镜成为焦点。她今天的名气和事业,不是一、两天就可以实践的,而是长时间的不懈努力,不怕失败才能达到的。

她的成功,绝非侥幸。


The Success Secrets of a Supermodel

她说。。。

『名字只是一个称呼,不管是谢丽萍还是Amber Chia,我还是一样的我,坚持自己的想法和理念,朝自己的方向出发,走我要走的人生路。』

『。。。我在睡梦中被吵架声吵醒,走出客厅看见妈妈跌坐在地上,左手捂着鼻子,鼻血从她指缝流出。我很心痛,但却无能为力,只懂得哭。因此,我小时候很不喜欢爸爸。』

『有一天,妈妈突然叫我不用再去上学,她安排了我在一家餐馆里当侍应生,虽然那时我才7岁,可是也明白家里负债累累,妈妈没有钱让我上学,所以我答应了。』

『同学们围着看着我,有几个在笑盈盈的交头接耳,有的在捧腹大笑,起初我不明白他们为啥而笑,直到我看到了浸在米粉汤里的蟑螂,当场吐了出来。我很伤心,不明白同学们为什么要这样戏弄我。。。从那天起,我变得更不爱说话,就像个患有自闭症的小孩,同时也认定了自己是个不受欢迎的人。』

『刚搬到斗湖的时候,家里实在太穷,我们常要饿肚子,有时真的饿到不行,我们几兄弟姐妹就会到菜市去“拿”东西吃。上的山多终遇虎,有一天,我在偷苹果的时候被水果档老板发现了,我害怕得拔腿就跑,我跑得很快,心里怕得要命。。。』

『。。。他突然向我爸妈提亲,并承诺会送我一辆车。我知道后愣住了,妈妈却是很高兴,即时答应了他。我的思绪絮乱到极点,我从来没有想过要嫁给他。那一夜,我靠在床头上想了好久,我明白自己对他只有感激之情,并无爱意。于是,我收拾了行李,悄悄的离开家里。』

『1997年,17岁的我独自带着三百令吉到吉隆坡去投靠男友。。。她很生气,责怪我任性,忘恩负义,连那么好的男人也不要嫁,还扬言要跟我脱离母女关系。我哭着求她原谅,并向她保证,我以后一定会赚很多的钱,把钱还给他。』

『。。。我走过去,礼貌的向那位师姐打了个招呼,“不好意思,我不会化妆,妳可以帮我吗?”那位师姐听后用眼角冷冷的扫了我一眼,说道:“好笑,妳连妆都不会化,还学人当模特儿?滚回家去吧!”』

『。。。爸妈始终未能接受我的工作。在他们的观念中,模特儿就是那么一副嘴里叼着烟,手里捧着酒杯,成天浑浑噩噩的过生活。最后下场要不就是沉沦毒害,要不就是当别人的情妇,没有什么好下场。』

『。。。很多人知道后都向我提出了不同的意见,褒贬皆有。有人甚至讽刺我在作梦,因为在这之前Guess从未用过亚洲人为代言人。』

『我第一时间打电话回家报喜,妈妈很替我高兴,爸爸则保持一贯冷漠的态度,虽然难免感到有点失望,但我还是相信总有一天他会认同我的,只盼望那一天能早点到来。』

『。。。那场秀结束后,有很多在场的媒体请我拍照和采访。爸爸看了愣在一旁,他觉得非常奇怪。在回家的路上,他问我:“丽萍啊,刚才为什么这么多记者要帮妳照相?”』

『。。。我接到妈妈的来电。她说爸爸回去后把一些杂志报章关于我的报导和照片全贴在客厅的墙上。我听了心里涌起一股暖流,我知道,爸爸他总算谅解了,也认可了我这个女儿。』

『一样事情如果失败一百次你就放弃那就太可惜了,谁能保证第一百零一次不会是成功的一次?』

『家人是我的精神支柱,没有你们我不会撑到现在,也不知道什么是幸福。』

『常觉得做人真的很有趣,五味渗杂。如果你不曾心酸,你就不会知道什么是快乐。』

『未来的路也并不是特别好走,这点小苦算不了什么。』

『我并不觉得自己已经成功,因为成功从来都没有一个标准。』
 
 
 

A级女人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0) 人氣()